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注册新帐号
首页 >宫斗 > 今天我萌还活着>第一卷开始邂逅 第6章从前有只小乞丐
  • 背景色

    • 原色

    • 薄荷

    • 羊皮纸

    • 天空蓝

    字体大小

    A +
    A -

    字体切换

    • 宋体
    • 微软雅黑
    • 仿宋
    • 楷体

第一卷开始邂逅 第6章从前有只小乞丐

作者:卡巴斯基兔 类型:宫斗 字数:2327 更新时间:2017-01-16 11:18:08


    第6章从前有只小乞丐

    来到了破庙花生豆痴呆的站了半天,回味着,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这里是他最难忘的地方,一直最放心不下的地方,正当他处在回忆当中的时候,却听到了外面的叫喊声“啊…”声音是那么的清脆明亮,花生豆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连忙跑了出去寻找着声音的源头,这个声音今天早上还通过话,到底是谁,晴姐姐吗,还是

    除了她们两人还会有谁?就在他思前想后想不清楚的时候,紫玉悲惨的样貌出现了在他面前,浑身是血衣,服破烂,嘴里还挂着一丝丝血意,肯定是受过什么重创,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接下来的一幕让他达到了人生的最低谷。

    紫玉看到了花生豆的到来渐渐的转过了头,嘴角微微的笑了笑,动了动颤抖的嘴纯说道,“花生豆我”刚吐完她想要说,却被一只浑身是毛的凶猛怪物,狠狠拍飞出去,飞向了右边万丈悬崖。

    花生豆傻眼了,没有听完紫玉说的什么,眼泪夺框而出,大叫道“不”

    花生豆恶狠狠的盯着这个怪物,捏紧拳头,怒意涌向了心头,爆发出了心中的怒火,挥动着拳头朝怪物方向打了过去“你…你这该死的怪物。”

    怪物发出阵阵凶猛吼叫,一巴掌拍了过来,硬生生的把花生豆拍在了地上,打昏了过。

    花生豆醒来后,已经,是几天后的事情,以为是自己在做梦,但事实是真的发生了,一切是那么的突然,最后,连紫玉的遗言都没能够听清楚。

    后来才听人说道,花生豆之所以留住了性命,是恰好路过一群猎户合力才把怪物赶跑,然而紫玉却没能幸免,被打下了深深的万丈悬崖出动了镇上所有人,合力搜救,连一根毛发都没有找到,连一个完好的尸手都没有,估计是被野狼叼了吃了。

    花生豆醒来时全身缠满了绷带,骨头几乎都快散架了疼痛难忍,他一直不明白自己生活了那么久,一直都平安无事,为什么就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花生豆躺在床上想了很久,也思考了很久,也内疚了很久,如果不是他去那个鬼地方的话,紫玉就不会跟着来,她就不会白白的送了性命,年纪轻轻的就…还有大好的前途正等着她…越想就越觉得内疚,他觉得自己很对不起晴姐姐,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不知道今后该如何面对晴姐姐。

    紫晴坐在桌子上痴呆的望着远方,思念着,彷徨着,听到床后边的动静,平静的转了过来低声的问道“你醒啦,我去给你拿药。”说完紫晴走去厨房端了一碗药,搀扶着花生豆帮他把药喝了,花生豆一脸茫然的望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花生豆其实知道此时的晴姐姐一定很难过的,其实他故作镇定不想在一个小孩子面前留泪,结果,被他猜对了,有一天夜里疼痛无比的他,惊醒了过来,在迷糊中,听到了晴姐姐趴在桌子上哭声,是那样的醒目,撕心裂肺,听得他心如刀绞,是他夺走了她至亲至爱的妹妹。

    花生豆很恨他自己,恨不得想亲手杀了自己,但是他却连动的力气都,这真是一个最大的讽刺。

    花生豆养好了病情后,向姐姐提出了一个要求“晴姐姐你送我去习武好不好。”紫晴,只是很平静的答应了他,什么也没有说,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紫晴把花生豆送到了镇上的唯一的一个武馆,随着时光的流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花生豆时而,在城外的桃花树下吹奏笛子,姐姐在一旁打着红色花纸伞为他遮挡阳光,时而,在桃花树下练剑,姐姐在一旁观看守护他。

    十二年后。

    在一个晴朗的天空下,一个身着桃色连衣裙的女子靠在,一颗桃树下,安安静静的躺着享受着这晴朗的大好天气,正在这时走过来一个青年男子,手里拿着一把红色花纸伞,悄悄的,来到了女子身旁为她遮挡阳光。

    杨易看了看,眼前女子的面容,十分秀气乖巧,温和善良,她还是他认识的那个晴姐姐,容貌,这十二年来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和杨易当初在街道碰上的那个晴姐姐一样。想到这里想起了当初姐姐说的话“不怕,姐姐在,姐姐保护你。”如今杨易长大了,在也不需要姐姐,在后面跟着,怕,被人欺负了。

    傍晚十分杨易,打开了自己的房门,沏了沏茶,坐在椅子上正对着门口,喝了喝口茶,拿在手里杯子转来转去,若有所思,想着想着就在此时,他的房门被敲响了,一个女子站在了他门口。

    杨易知道她是谁,简短的回应了一下“夜深了!”

    “我知道这里,我给你做了新的衣衫,你看看穿的合不合适。”

    杨易拿着手里杯子,喝了喝茶,平静的回应了她“不用。”

    “哦对了天气转凉了你记得多穿点。”

    “这些我知道。”杨易转着茶杯说道。

    “我这里…还有些你最爱吃的冰糖……葫……”

    “不用。”还没有等女子说完杨易打断了她的话。

    “哦!”女子显然有些失落的说道。

    杨易听到了她的失落,镇定的说道“你做的衣服太丑了,穿这么丑的衣服,你叫我怎么配的上你。”杨易喝了喝手中的茶,静静的,等待她的回答。

    女子平静的说“随便你。”花生豆还是长大了。

    杨易看到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回答,接着说“你一直在这,是不是,在等着谁。”

    “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女子低声的说道。

    “你就没想过去别处看看。”

    “我…”女子没有说完,放下了手中的衣服,转身离开了。

    杨易转着手中的茶杯,静静的喝着,等女子离开后打开了房门,把女子送的衣服拿了进来,躺在床上,静静的进入了梦乡。

    清晨杨易穿着女子送的衣服,走上了大街,逛了几间店铺,买了些东西,后面跟着一个随从,手里帮杨易拿着东西在大街上走着。

    此时,昨晚的女子看了过来,看到杨易穿着她送的衣服,低着头,什么也不说的朝杨易走了过,却只是低着头,跟杨易擦肩而过,如今的他们,已经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有很多话想说,却很多话都说不出口。

    傍晚后,杨易走了,在桌上留下了一张纸条,告别的纸条,杨易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女人,该如何跟这个女人相处。

    女子,看到了,杨易留下的纸条,不知所措的她,回应了昨晚,杨易的话“我我怕我一转身,最后连你也不在了………”说完默默的留下了伤心的眼泪,纸张掉落在了地上。

    黑压压的房间里,只有一盏台灯,一个人,在台灯下,默默的流着,后面黑压压的窗外开着,冷风慢慢吹入,她很害怕,害怕孤独,害怕寂寞,害怕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