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注册新帐号
首页 >总裁 > 豪门婚宠:总裁溺爱小悍妻>第一卷 第四十八章 他玷污了朵朵
  • 背景色

    • 原色

    • 薄荷

    • 羊皮纸

    • 天空蓝

    字体大小

    A +
    A -

    字体切换

    • 宋体
    • 微软雅黑
    • 仿宋
    • 楷体

第一卷 第四十八章 他玷污了朵朵

作者:铁牛夫君 类型:总裁 字数:3229 更新时间:2016-08-03 12:03:30


    闻言,沈曦等人唏嘘一片,倒没想到他们还有这样一段故事,看来那老二确实不是什么好人,“那你为何半夜去吓唬朵朵,你不知道她很害怕吗?”

    “我不是故意吓她,我只是想见见她,”扑通一声跪下狠狠锤了锤心口,此刻的谢宏看上去十分痛苦,到叫人心生不忍,“我不是好父亲,几年前我之所以会出去,是因为朋友给我介绍了份工作,妈给了我许多钱让我多为自己备至几件衣服免得给别人瞧了笑话,可是,可是我第一次去城里,见到什么都是好奇的。同村的几个人带我去赌博,我输了很多钱,后来更是输的分文不剩,我没脸见我妈,在城里,欠了许多钱的我不得不连夜跑回村里,但是我不敢回家,我只能晚上偷偷看我妈,看朵朵。”

    活该,赌博这东西,她们这种人都鲜少去,那可是一陷进去就会走火入魔的,更妙论这谢宏。不过话说回来他也蛮可怜的,有女儿不能认,有家回不得,心爱之人被自己亲弟弟抢了去还得忍气吞声,做人真是失败,失败。

    “好可怜,呜呜~~~~”耳畔突然传来苏粒粒抽泣的声音,黑着脸望去,见她吸着鼻子使劲往傅青景那方靠,顿时心中了然,这货就是故此接近傅青景的,“呜呜,朵朵好可怜。”

    “你弟弟是怎么死的?”她可不认为是吸毒致死,看他那样子,反而像是窒息而死。

    “是我,”谢宏猛然磕了一记响头,“是我害死的他,我发现他在打你的主意去劝解,他不听,我们在河边有拉扯,我不小心把他推到了河里去,我,我不会游泳,他也不会,是我,我杀的,我杀的,你们抓我吧,我罪有应得。”

    “她打我主意?”这倒是稀奇了,她有什么好打主意的,再则,这个老二不是一直在外地,什么时候回来的。

    “老二早就回来了,他和我住在一起的,我这些年捡垃圾买了点钱,都是被他拿走了的,后来他毒瘾越来越大更需要钱了,就去威胁我们妈,她之所以会和那神婆还有爸联合起来演着一出戏,就是为了攒钱给他买毒品,打你主意,全是因为你是明星。”

    “你妈不是很讨厌他,为何还要给他钱?”谢奶奶刚才态度很明确,指不定他犯上毒瘾还和她有关,那为什么这么好心给他攒钱,这没理由。

    “他把我绑了,拿我威胁我妈,我妈不得不那样做,只是我没想到,这神婆,还有我妈……”说到此,他已痛不欲生,积压了几年的痛苦心酸在这一刻突然迸发,再加上得知亲生母亲杀人的消息,想必他的精神会因此崩溃的。

    “你说谎,我在朵朵身上发现许多淤青,是不是因为这个你才会和他有所纠缠牵扯?”

    谢宏突然僵硬在原地,眸子里瞬间迸射出强烈的恨意来,看了眼沈曦,最后将目光落在桌子上摆着的弟弟的照片上,埋头,沉默许久这才沙哑着声音道,“因为,因为他是畜生,畜生!”

    声音冷若冰霜带着极为浓郁的憎恨,“他,他玷污了朵朵,他猪狗不如。”

    玷污了朵朵,响起想起她帮朵朵洗澡时,她身上的那些淤青,原来,原是这样出来了,看来,‘鬼’不止谢宏一个,真正的变态竟然是,竟然是,这个社会真是万恶,平穷人家的孩子就活该收到这样的待遇么!

    “谢桂芳你背后的人我会调查出来,现在,傅大哥,拜托你把他们带下去。”闭闭眸子,事情真相还是如此令人惊讶,其实说到底,最大的受害者最无辜的人是朵朵,小小年纪就要承受这些,她才几岁啊,就被人……恐怕这会成为她一身的阴影。

    “曦,要不我们收养了朵朵?”看出她的情绪波动,伸手覆上她微凉的手背柔声询问道,现在的社会就是如此,他们在如何能耐也阻止不了,朵朵只是这些人中的一位,她很幸运,至少,被他们发现了。

    “不要,”她最需要的终究是亲情,“谢宏关他半年就行,找人把朵朵家重新整修下给这村子修一条公路,谢宏出来后,帮他找份工作吧!”

    待回到A市,沈曦才知道这段时间这里发生了怎样翻天地覆的变化,不对,是她发生了怎样翻天地覆的变化,大街上随处可以听到她们涅槃组合的歌,大厦巨幕上一定能看到她们‘转角一号’的宣传海报,耳边绝对能听到人谈论她那个山村支教的节目。

    “萌神好样的,能在泥石流下活下来。”

    “是啊是啊,看到那一段我都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还好没事,这下她连带涅槃火大发了。”

    故事结局,朵朵的事没有爆出来,谢奶奶与谢宏等人的一切都没有爆出来,她在村里支教的最后一天,孩子们抱着采来的野花哭的稀里哗啦与她道别,很感人肺腑的桥段,连她自己看了都忍不住流泪了,怪想那些孩子的。

    今日难得没事儿,沈曦与傅大Boss终于迎来了他们的第一场约会,约会地点,A大。

    为了接地气,衬托A大这充满文学氛围的地方,沈曦特意穿了套英伦风学院装,整个人看上去如同十七八岁的少女嫩额不得了。

    蹬着脚踏车到了她与傅青非约定的地方,A大后校门,眼尖的发现不远处停着的蓝色法拉利,周围还有不少人围观。

    她都叮嘱了那么多遍了要低调要低调,丫的这妖孽把她的话当耳边风还是怎么了?

    “曦,你到了?”傅青非正在后座抱着电脑办公,专属于沈曦的手机铃声突然想起,当即满心欢喜掏出手机甜滋滋喊道。

    “傅青非你是不是把我话当耳边风了!”

    被突如其来的高声贝吓了一跳,连忙捂着话筒将手机拿离了些,瞪了眼偷偷扭过头来的司机,声音依旧轻柔的很,“怎么了,我很低调啊,都没有自己开车,我今天喊了司机的。”

    这还叫低调,抚了抚额,见周围偷来的怀疑目光连忙低着头抚了抚架在脸上的硕大眼镜压低声音道,“开这么显眼的车还低调,要是你一会儿下车被认了出来我一定和你分手!”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这辆车真的是他最便宜的了,它不是限量款的,并不难买到的!

    “曦,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被认出来,”说吧,声音突然一冷,对着前面的司机命令了一声,“找个人少的地方停车。”

    “是,Boss。”

    见车子进了校门,人也散去了不少,沈曦这才握了握手机大步走进去。

    A大以其优美的学习环境闻名,她大学是在国外念的很是希望体验一番国内的校园氛围,才会将约会地点定在这里。

    校舍后有一片柳树林,只见有一方池塘,池水清清中满芦苇,沈曦倒是,傅青非正倚在树干上把玩手机。

    今日的他退去西装革履换上一身轻便的运动装整个人看上去倒是阳光了不少,平日里他还是很高冷很傲娇的。

    “来了,饿不饿,我们去吃点东西。”

    一抹娇小身影突然闯入视线,抬头望去,发现沈曦正站在不远处支着下巴上下打量着他,不仅勾唇一笑,眼角泪痣愈发艳红醒目,“怎么,发现我很帅了?”

    “切,不要脸。”送了他一记白眼取下脸上碍事的眼镜往他的方向一抛,“走,去逛逛。”

    扬手接住直飞而来的眼镜,另一只手在额前划了个漂亮的弧度唇角幅度愈发加大,“遵命。”

    阳光正好,树叶踱上一层浅浅的金色,地面白亮亮的,走在上面被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空气真好,适合恋爱,适合拍照,适合……”

    “适合接吻。”傅青非连忙接过话,笑呵呵望着沈曦精致的侧脸心神动荡。

    “你能正经点不?”

    “在自己女人面前正经的男人就不叫男人了,也说明他不爱这个女人。”

    一听他这话,沈曦顿时哑然,他这都间接表白了,她还害羞个什么劲,当即勾上他的脖子在他脸上落下一记重重的吻,“啵——这是奖励你的。”

    脸颊处被她吻过的地方还有些微湿润感觉,鼻息间全是她身上淡淡的柠檬香,傅青非只觉整个人都飞起来了,高兴地几乎找不到北,桃花眼闪了闪,凝视着她点了点自己的薄唇,“曦,在吻个,吻这里。”

    “臭流氓,死开。”

    挑了周末来学校,人不多,林下小道上,只瞧得见她们二人的身影,男人俊美无俦女人可爱甜美,这绝对是一个抢眼的组合。

    “曦,你该庆幸被我傅青非看上了。”扶着沈曦,一脸紧张的注视着她踩在花坛边缘的脚上生怕她掉落下来,傅青非觉得,他这辈子真的栽倒在沈曦身上了。

    “为什么?”

    “你看,我是A市男人标榜之一,有钱有势有样貌,对外人我可是理都懒得理。”他说的大实话,他脾气不算好,也鲜少有人敢在老虎头上拔毛,除了她,不过他喜欢,他就是愿意让她爬到他的头上,只有将她宠的无法无边养刁了,才不会有别的男人打她主意,眼下,他最大的情敌就是那个陆展。

    “哼,我还是男人都想娶的对象呢,我家阿遇也很有钱也很帅,而且对我好得不得了,才不会像你这样欺负我。”她和阿遇就是有缘无分,粒粒以前没少撮合她俩,但是没办法,她就是无法对他产生那样的感情,阿遇可以是她最好的搭档,最好的朋友,就是无法成为她的爱人,其实,傅妖孽该自豪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