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注册新帐号
首页 >总裁 > 亿万宠婚:天后养成记> 第四十八章 得逞
  • 背景色

    • 原色

    • 薄荷

    • 羊皮纸

    • 天空蓝

    字体大小

    A +
    A -

    字体切换

    • 宋体
    • 微软雅黑
    • 仿宋
    • 楷体

第四十八章 得逞

作者:發發 类型:总裁 字数:3697 更新时间:2016-05-18 15:19:22


    “啊~李文昭,你……别这样哈~”余夏有些神志不清地说道,但是她一直强忍着自己要清醒点,不要被李文昭这只哥斯拉得逞!

    李文昭邪恶地笑了笑,将余夏放在浴缸里面……

    “嗯哈~李文昭,你,你快放开我哈~”余夏用力拍打着他的后背,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当初李文昭要将暮然塞到幺子那里了,因为方便做事啊!该死的,自己怎么就这样简简单单就中计了啊!

    余夏撇过脑袋,咬着那晶莹饱满的红唇,诺诺地小声地说道,“那个啥,咱能别这样不?”

    李文昭愣了一下,抬起脑袋,深邃的双眼看着余夏水灵灵朦胧的双眼,嘴角一勾,“成,不这样,每次都是你舒服,我都痛苦,既然不这样,我们换一下!”

    什么?

    余夏顿时吓得嘴巴都快到掉在地上了,这……这这这这这这,现在是什么情况啊!自己绝对是听错了,绝对是听错了,恩听错了。

    她透过浴室的窗户,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经如墨一般的黑了,几颗耀眼的星星都在已经高高地挂在上面了,她干笑几声,“呵呵,天色不早了,我们各回各房,各谁各觉哈。”

    余夏说完刚想要起身,却一把被李文昭抓住手腕,强行被他按下。

    余夏心中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

    李文昭见到紧紧地闭着双眼,心中大悦,没有想到这个丫头居然也有那么缅甸害羞的一面,自己还以为她会像平常一下,什么都不在乎,直接挽起袖子开始帮自己了,没想到自己居然猜错了,不过……这样也挺好玩的。

    李文昭抓起余夏的小手,现在的她全身都粉扑扑的,热乎乎的,这双白白嫩嫩的小手也变得热乎乎的,不知道等一下帮自己干活的时候,会不会让自己爽到爆?

    宝贝儿,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我会让你很幸福很幸福的!

    ……

    余夏匆匆跑回房间,一屁股直接坐在床上,呆呆地注视着房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她缓缓地张开了双臂,慢悠悠地躺在床上,水灵灵地大眼睛看着天花板,抬起自己的手臂,张开手掌。

    “刚刚……”刚刚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帮李文昭那只哥斯拉做了那种事情吗?

    好丢脸啊!

    她蜷缩在硕大的床上,抱着枕头在那里不断地翻滚着,咆哮着,粉扑扑的小脸蛋如同红苹果一样,红得都可以滴出血来了。

    余夏松开枕头,起身揉了揉自己乌黑的秀发,郑重其事地点点头说道,“恩,没错,先睡觉,明天还要看好戏,不能因为这种羞羞的事情而失眠,没错!欧阳余夏睡觉!”

    门外。

    李文昭耳朵贴着她的房门,听见她说出这种话来,捂着嘴巴强忍着自己不要笑出来,垫着脚尖,不发一丁点的声音快速地离开了。

    没想到原来然也有那么幼稚的一面,还羞羞的事情,噗嗤——

    第二天,余夏红着脸和李文昭一起上学去,而李文昭的却笑的十分的得意,十分的灿烂,灿烂的余夏都想要直接冲过去将他的那张脸给狠狠地撕开。

    “哇——那不是国际名媛嘛?”

    “真的真的啊,没想到我居然可以那么近距离地观看她,太……太美丽啊!”

    “听说了吗?她可是富豪榜上第二集团的千金,想娶她的名门少爷都可以绕地球一圈了。”

    余夏突然耷拉着脑袋,这……这场景怎么那么熟悉,好像……好像当初李文昭和黎溪第一天来上学的时候也发生过这种事情吧?为什么这些人就不能矜持一些?

    李文昭拉着余夏的手快步走过去,“来来来,带老公去看看未来的小姨子有多么的好看。”

    他嘴上虽然依旧那么的放荡不逊地说道,但是余夏知道,他的心和自己一样,都憎恨着欧阳家的人,所以……

    豪华至尊的法拉利停靠在大门前,欧阳筱溪一身奢华的公主蓬蓬裙,齐腰的长发高高挽起来,弄成了公主头,她优雅地摘下了那遮住大半脸的墨镜,纤细卷曲的睫毛也遮不住下面那双带电的双眸,遮挡不住那双眸带来的光泽,红润的小嘴微微嘟起来,显得可爱万分,那粉嫩嫩的笑脸仿佛轻轻触碰一下就会破掉。

    这简直就是上帝打造出来的宠儿,如同瓷娃娃一样的美丽易碎。

    “好美啊……”

    不单单的男生,就连女生也被她的模样给深深地迷住了。

    “切,不过就是一个萝莉罢了,有什么好看的,无聊。”李文昭拉着余夏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韩秀妍。

    余夏和李文昭两人默契十足地扬起笑容看着她们两个人。

    欧阳筱溪没有说什么,拿着自己的爱马仕包包直接走进去了。

    韩秀妍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紧紧地捏着拳头。该死的,为什么为什么,原本自己才是这个学院的焦点,为什么这些人要一直出来破坏自己?

    为什么啊!

    韩秀妍来到e班,愤怒地将自己的包包甩在桌子上。

    凭什么?

    她也是爱马仕的包包,自己的也是,可是……可是她的却是比自己高一个档次的啊!韩秀妍愤怒地坐在椅子上,越想越气愤。

    突然。

    “这……美女啊!”

    “我们班也有那么美的同学吗?”

    伴随着同学的一声声惊呼声,韩秀妍抬起脑袋看了一下外面。

    呵,长得好看怎么了,开着名牌豪车拿着奢侈的包包又怎么样,还不是和自己同一个班级的,垃圾!

    “你,叫韩秀妍?”欧阳筱溪淑女般地踩着高跟鞋来到她的面前,上下打量着她,眼中尽是嘲笑和不屑。

    韩秀妍站起来,挺了挺自己c~罩的xiong,高傲地说道,“恩,韩氏企业的总千金韩秀妍就是……”

    “啪——”

    所有人都愣住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欧阳筱兮挥了挥手自己的手,觉得有些疼痛,看着她的小脸上渐渐地浮现起五个手指印,心中顿时大悦,不屑地笑了笑,“哟,原来你就是那个垃圾第五集团的总……千金呀,真不好意思呀,要不是我爹地和我说过,我都还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居然有那么垃圾的集团。”

    “你!”韩秀妍顿时大怒,挥舞着拳头想要朝着她砸过去,可是却一直迟迟砸不下去,从来都没有人敢在自己面前那么狂妄,除了那个有李文昭在后面撑腰的余夏。而眼前这个小妮子,居然……

    筱兮抬眼看了看她那停在半空中的拳头,纤细的手指轻轻地点了点她的拳头,“真乖,你要是这一拳砸下来,我敢保证明天的头条会是——‘韩家小姐怒打欧阳总千金这是怎么回事?’哈哈哈哈,韩秀妍,大吧,我好久没有上过头条咯。”筱兮眯着眼睛满是期待地等待着。

    百……欧阳总千金?

    难道……

    韩秀妍整个人都愣住了,看着眼前这位比自己还要狂妄的女人,难道……难道她就是第二集团欧阳家的总千金——欧阳筱兮?

    自己……自己怎么惹上……惹上了自己不该惹的人?

    筱兮缓缓睁开眼睛,深情地一笑,扬起巴掌又甩了她一巴掌,“真是识趣呀,和我家的咩咩一样那么的识趣,哈哈哈哈哈。”她转身大笑地离开了。

    韩秀妍愣了一下直接,直接摔倒在地上……自己……是不是该庆幸刚刚没有惹上她?

    s班。

    李文昭不停地对着余夏放电,余夏气的直接一本书砸在他的脑袋上,有些无奈地说道,“眼皮子抽筋了就去医务室,滚开!”

    “不要嘛,你帮我治疗一下呗。”

    “砰——”突然,s班的门被用力地推开,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了过去。

    余夏皱眉,难不成这家伙和自己同班?

    筱兮一眼就看见余夏,笑着缓缓走过来。

    而余夏看见筱兮后,也直接站了起来,一脸不屑嘲笑地看着她朝着自己走过来。

    李文昭坐在一旁,撑着下巴看着这一次硝烟弥漫一触即发的战争。

    筱兮摸了摸垂在自己耳旁的秀发,将它弄到耳朵后面,双手环胸地站在余夏的面前,上下打量着她,满眼尽是讥讽,“哟呵,怎么害怕的连自己的姓都不敢用了是嘛?欧阳余夏”她靠近余夏的耳朵,轻声呼唤了一下她的全名,后面四个字也只有她们两个人可以听得见。

    余夏妩媚的笑了笑,丝毫不在意全部同学用那诧异的眼神看着她们两个人,她伸手,抓着筱兮的秀发,狠狠地直接往桌子上磕下去,“欧阳这个姓,我现在还配不上,而不是害怕的连自己的姓都不敢用。”

    除非自己能夺回妈咪的一切,自己才配得上欧阳这个姓氏,一天得不到,自己就不配叫做欧阳余夏!

    欧阳筱兮气愤地抬起头来,那完美的公主头已经有一些凌乱了,她根本就猜不到余夏居然敢这样对待自己,她手指余夏的鼻子说道,“哼,你算什么东西,你过就是……啊——”

    余夏再一次抓着她的头发,再一次恨恨地将她的头往桌子上狠狠地敲下去放出巨大的声响。

    她将筱兮的头紧紧地按在桌子上面,不屑地说道,“当年的事情,你和我还有你的贱人父母都应该还记得一清二楚吧?你也应该知道你是什么身份,欧阳筱兮?欧阳家的千金,呵呵,筱兮呀筱兮,你觉得你配的上欧阳这个姓氏嘛?别忘记了,你不过就是一个野种!”

    “你才是野种,你全家都是野种!”欧阳筱兮挣扎着,可是自己从小就过着衣来生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大小姐的生活,怎么比得过余夏从小在死人堆中打滚?

    余夏松开手,欧阳筱兮见机扬起手朝着她的小脸蛋挥舞过去。

    “啪——”

    余夏收回手,看着她凌乱的发型,脸上顿时多了一个手掌印,心里并不是很开心,对于眼前这个女人,她恨不得快刀斩乱麻直接将她弄死在这里,但是……但是她喜欢一点一点慢慢来,这样比较痛快,比较爽。

    “你想打我?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手。”余夏拉过一旁的椅子,优雅地坐在上面。

    欧阳筱兮如同泼妇一样,指着余夏开始怒骂着,“你以为你什么好货色,你妈咪背着我爹地出去外面找男人,你将来也和你妈咪一样,会出轨!会出轨的!”欧阳筱根本猜不出来,多年不见的余夏,居然会成这样,当年她被自己用狗链子拴着,那时候的她乖得和一条狗一样,现在的她居然会打自己了!这是什么世道?

    “野种。”余夏轻启红唇,笑着看着她说道。

    “你,你有种在说一次!”欧阳筱兮气愤地说道,如今的她早已尽没有国际名媛的样子,凌乱的发型,巴掌印,通红的双眼,就像一个泼妇一样。

    “野种,杂种。”

    欧阳筱兮喘着粗气看着她,“你个贱人,看我今天不打死你!”她拿着自己昂贵的爱马仕包包直接往她的头上砸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