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注册新帐号
首页 >宫斗 > 阁宫锦> 将影成空
  • 背景色

    • 原色

    • 薄荷

    • 羊皮纸

    • 天空蓝

    字体大小

    A +
    A -

    字体切换

    • 宋体
    • 微软雅黑
    • 仿宋
    • 楷体

将影成空

作者:瑾年 类型:宫斗 字数:1392 更新时间:2016-02-17 20:21:12


    将影成空

    那时候他的女子啊,眉眼弯弯,笑得温柔。

    琉璃珠子散落了一地,光华流转。她吻了吻他的眸子,似在别离:“轩,再见。”秦将更庆年,大寒。――序

    他是大秦的摄政王,是大秦的战神,是万民称颂的王爷。传说,他的脾气不好,;传说,他的王妃无故失踪;传说,他再无别的姬妾。

    秦翎,她的名字,北川的郡主。她是和亲的贡品。她原以为,他不会待她好,可……

    十里红妆,高庭大院,喜气洋洋。她在房里无聊地等着那人掀盖头,那人只是在走近她时用极温润的声音说:“阿翎。”她诧异于这样熟稔的语气,他又开口道:“你不必担忧,你若不愿,我不会碰你。”她一惊:“为什么?”却又听得他爽朗的笑声:“郡主不知道,我当年在贵国拜见时,曾有幸见过郡主。其实,这次的婚礼,是我向贵国提的亲。我中意你。”言毕,他掀了她的盖头。在蜡烛摇晃的剪影之上,她看到了他,一袭大红喜服,发带随意地隐于发丝之间,眉目间的盛气凌人被温柔的笑意取代,那一瞬间,风姿绰绰,惊为天人。

    似乎在哪里见过,又转念一想,既然他见过自己,自己应当也见过他吧。他站在床苇前:“阿翎,愿否?”她一愣,就对上他暗沉的眸子,才反应他说的是那般羞人的事情,明明要说不愿的,可身体却下意识地点头。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纳入怀中,:“阿翎阿翎。”他宠溺地叫着。一夜承欢。在她陷入那迷惘的温柔前,只听到他喃喃道:“阿翎,你还是我的。”

    他果真是待她极好的,一下朝,怕她一个人无聊,就匆忙赶回来。她想吃北川的樱桃,他就给她带来;她喜欢名琴,他就给她搜罗各地的琴……他待她这般好,她,却根本不是北川的郡主。她,是北川皇家的暗卫,她来,不过是为了偷窃秦将的国防图。

    她有些感动,却在摸到脉搏上的鼓起时,敛了疼色。

    她如愿地偷到了国防图,似乎有什么在她脑海里闪过。“轩哥哥。”“阿翎。”

    她瞪大了双眼,突然,眼角有液体涌出。“轩哥哥。”

    从始至终,她所有的以为都是错的。是的,她是北川皇家的暗卫,不过更早的,她是秦将摄政王的王妃。秦将熹予年,秦川之战,秦大败,因秦摄政王妃貌美,故索之。摄政王不愿,欲开战,妃离,去之北川。这,才是真正的他的身份。“噗。”有液体在喉咙里涌出。他还在沉睡,他那么信任她,连睡着了都是带笑的。轩哥哥没有告诉她她真正的身份,是恐慌她再次离去吗?可当她摸到脉搏更明显的鼓起时,下了决心。那里,种的是情蛊,她若动情,三月之内,气血倒流,必死无疑。可现在,算算,大概就是明天了吧。轩哥哥,对不起,我不能这么自私,让你经受我逝世的痛苦,我走了,你大概会恨我吧,那你,会再娶一个好女子的吧。她笑了笑,眉眼里都是悲伤。

    琉璃珠子散落了一地,光华流转,似在别离:“轩,再见。”秦将更庆年,大寒。

    已是黎明,她回头看看关闭的秦将城门。毅然向前走去,拖一条蜿蜒的血路。

    似有什么在催促着他醒来,却没了她的身影。只有满地的散珠,国防图大敞开,她,想北川告密了吗?像极了多年前,北川王为了她开战,他本以为她会为他留下,她会相信他重新将战局扳回,可她却离去了,对啊,她本来就是北川人,她本来就喜欢北川王不是吗?原来,从头到尾,他都在自作多情。他一直都在欺骗自己,骗自己说她是为了他而离开,可现在,又有什么逼着她?不过是因为她不爱他,对啊,她不爱他。

    他望向远方,阿翎,我不会再爱你了,城外,一女子走着走着,倒下,永世沉睡。

    呼呼,风卷起了她的发,谁在呜咽,谁在叹息。到底是留不住。

    光浮年,年成殇,将影成空。

    ――全文完